没有右手的女人

短故事

没有右手的女人更新时间:2016-11-03 08:52 手机版
没有右手的女人   某一年某一月的某一日,小镇子上来了一个女人。   女人是没有特点的女人,她的无语,她的朴素。。。。。或者她刻意要做这样一个无闻的女人。一个女人要是想掩藏起自我,她就不再会有光彩。   但是,有一样,她却无法掩饰------她是一个没有右手的女人。[由Www.DuanMeiWen.Com整理]   她的袖管下有一截是空的,她的右手不在那里了。   没有人明白她的底细。她就是一个从外乡来的小贩,靠贩卖一些小小的杂货谋生。她住定在了小镇上,却少与人来往。她租住了一间破旧的小房子,简单收拾了杂乱无章的院落,也在春天里种了瓜栽了豆,也在门前撒上了花草的种子,到盛夏的时节,也一样的在小院里有了姹紫嫣红,也一样的在小园子里有了瓜藤满架,也一样有了过日子的点点滴滴。   她风里来雨里去地到附近的集市上赶集。一天也不落。每一天都转换战场,大包小包的,都是用一只手捣腾。她用一只手推着小小的三轮车,帮忙的,还有她整个附在上面的身体。她常常是无喜无悲的表情,仿佛岁月的沧桑早已苦透了她,磨硬了她,打不垮她了。在她用力气挣饭吃的时刻,人们能看见她的缺失了的右手。那手原先是齐刷刷地从腕部失却,皮肤委屈地包住了那残余的骨骼。红红的疤痕因为长年的磨砺,已经长了一层老茧。自然界所有残缺的东西,都没有一只鲜活的残缺了的手臂更让人触目惊心。  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支手,却是什么都能做得的。   你无法想象,她不仅仅能洗衣做饭,不仅仅能打包卖货,她还能缝缝补补,还能织织缀缀。在夏日的傍晚,人们能看见,她在小院里借着就要逝去的天光,在织着一件式样好看的毛衣。没有人走近她看到她究竟是怎样用那只残了的手在操作。譬如怎样绕线,怎样打结,怎样一针一线地穿梭往来。但是,那一件作品却日趋完成了。   她的迷团太多,又无从解开。这真是让人惆怅的事。   女人的接触总是由小小的事开始的。比如,每每做好吃食时候,敲门送上一碗喷香的好菜。比如,买到了一点平日里难得的脂粉,互相攀谈些使用心得。又如,喜怒哀乐,嘘寒问冷之事,都是由女人来做更温暖。甚至于,因为一条狗,一只猫,一只鸡鸭,一垄菜,一树瓜。。。。。。都能成为女人接近的媒介。   那是一个秋天,秋天里,北方的女人喜欢腌制甜蒜。到那时,家家的小院里堆满了粘着泥土的新蒜,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辣辣的蒜香。女人们把新收获的嫩蒜,剥去老皮,露出白生生的蒜头,用剪刀剪去蒜尾的长叶,整整齐齐地码放在小小的瓷坛中,玉色的白蒜,一颗颗胖胖地盘在黑坛中,再入一注用盐醋调制的酸汁,静静地等待,当有一天,再开启的时候,一颗颗的变作晶莹起来,甜甜的,酸酸的,一瓣一瓣陈于小碟之中,不仅仅佐餐,也为欣赏。并且,不只为腌蒜,女人们几乎把每秋的这一场盛事当做一个节日,一个长长的节日。而且,不仅仅为这蒜,就是为那酱瓜、盐豆、黄酱、粘火烧,每一场都是女人的盛事。劳动的女人,她们的节日自然离不开劳动的果实。   有一个上午,这个女人,为了要腌制这甜蒜,笑吟吟地走进了聚拢在房前屋后、嘻笑唧扎剥蒜腌蒜的女人当中,这些女人不免有些受宠若惊。因为这没手的女人,见人从来是低眉顺目,不招惹是非的样貌。她所主动与邻人的交谈,都是她把新到的货物挑拣好的送与人家。以为示好。至于别的,总不谈及。况且她每日早出晚归,更少加入妇女的交谈之中。这些女人出于对她的好感,更有巨大的好奇,都极热情地聚拢过来,倾尽所能地传授手艺。手把手地教给她剪蒜,码蒜,调汁,发酵。当这坛蒜腌制成的时候,这一坛子费心腌制的菜,这女人却并不吃。她把这坛子放在阴暗厨房的角落里,那里阴凉极了,即使夏日炎炎,那里也有着莫名其妙的凉。这女人仿佛并不在意这蒜,自我也从来不吃,她的吃食,永远是简朴到不能再简朴,一截咸菜头,她就能对付一顿,那么,她到底为了什么非要腌这些蒜?她这样一个四处游走的小贩,到处漂泊,因为没有手,因为自我的身世,她是从不与人深交的,打一枪换个地方,与人都是淡如水的交情。但是,有一天傍晚的时候,天光很暗了,她看到邻家院子里那个男人贴着两家的栅栏边上摘豆角的时候,她轻轻地走过去,轻轻地递过去一碗甜蒜,她并没有说什么。到是那男人,带着感谢的声音问她:这是你腌的?她   只回答他:你尝尝吧。   事情就这么短,接下来也没继续发生什么了。女人仍旧卖她的货,出门辛苦地进货,挨着村赶一些大大小小的农村集市。而剩下的那坛甜蒜,仍然静静地躺在她厨房的角落里。这女人,有时候,偶尔地,在每晚回到家,简单洗洗,累倒在土炕上的时候,她会想到:那一碗甜蒜,邻家的男人,不明白是就着白白的米饭吃呢,还是配着黄黄的玉米面条吃呢,那味道他觉得怎样样呢?然而她也只是这样想想,却并没有再走到两家的栅栏边上,等到那男人再来摘豆角或是黄瓜的时候,去问一问他。女人每一天都累到沾炕就睡,所以这个问题,她并不会想很久,也没有时间想很久,她总是想着想着,就入梦了。所以,连想,都没有任何的结果。第二天醒来,她又象个充了电上了发条的玩具,劲头十足地拼命去了。只是,有一天,她算算自我在这个地方呆的日子,觉得自我就应走了,她从来在一个地方都不会呆太长久的时间的。   邻家的男人,是个退了休的普通教师,老婆病死几年了,一向没有再找个女人。他没有再找到不是因为不想,而是他的儿女们阻挠。他们为什么阻挠呢?因为,他有着丰厚的退休金。儿女们都想把男人接到自家,这样就能够名正言顺地享有那笔数目不小的钱。但是,争来争去,把这男人像个皮球一样争来夺去,儿女还经常为这事吵闹,男人很生气,很悲哀,也很倔强,他声明他谁家也不去,就守在自我的家里,好好找一个老伴。他发了这个话以后,媒人什么的就不少上门来的,可介绍来了几个,过不上多少时日,就被几个儿女合伙挑刺挤兑走了。一来二去的,哪家寡妇女人,也不敢来了。十里八村的人,明白了这些事,也都没有愿意来受气了。于是,男人的婚事就这么搁着,拖着,搁着了。   这女人给他送这碗甜蒜是有原因的,那一天,当集市刚好轮到他们这个村的时候,这男人也到集市上逛去了。他一个老光棍汉,过日子的东西,就应是女人照应的一切,都得他自我置办。他顺着集市走一遭,大包小包地拎在手里怪沉的了。就听到远处打架的声音,正看到那个没手的女人被一个集市上流窜的惯偷殴打。本来,集市上这种扒窃的事时常发生,摊主一般看到了,也只是偷偷提醒买主留意就是了。但是,这个没手的女人,不仅仅立即制止了小偷,还试图对他讲些道理,她说:为什么要偷呢,你有手有脚,看我没有一只手,不也还能靠另外一只手过日子吗?可小偷最恨她这样暴露他身份,还装模做样的教育他,于是对她大打出手。村里人都老实怕事,谁也不敢上前。只有这男人,他是教师,教书育人的,他上前就拉住小偷,却对脸一看,那小子竟也是他教过的学生。叫什么名字早忘记了,但是却记得他是个坏学生。他一声断喝:你到此刻还不学好?!那小偷若是换作别人,必须要打的,但是认出是当年的老师,他到底怯手了,再怎样坏的人,要伸手打父母,打老师,还是需要些胆子的。他只得悻悻地离开了。教师男人就这样算是救下了没有手的女人一次。   这一件事,让男人对女人印象很深也很好。他吃着那些甜蒜,酸酸甜甜的,那滋味也入了他的心。他觉得就应对这个女人刮目相看。这女人来小镇上也有段时间了,并没有什么风言风语的事情,女人也很老实,很能干,很自强自立。从那以后,他每次到集市上,都买这个女人的东西。一个女人是什么样的人,一个经历过女人的男人是有决定的。这个男人决定这个女人是个好女人。至于怎样好,他也说不出详细,只是印象上很好。那个女人没有再对他有什么表示了,但是,她的心意其实他能感觉得到。他想,男女的事,他就应主动些,于是,他就主动了一点。   那以后,他就常常在园里做一点活计,并且总是离两家栅栏很近的地方。比如一个菜园,因为他常常在栅栏边拾掇,所以这一块的菜都长得齐整,地也弄得平整。就边那面栅栏上的豆解都摘得干净一点。他为的是要等着她出现。就在傍晚时分,她散集回来,她虽然疲惫,但是一口吃食总要弄下。她常常到地里摘一两只青瓜,几只红柿,摘几只辣椒,做个汤水。而他见着她走进菜园,就和她说话,仿佛是刚巧碰上的。一说就说得很久,因为他是教师,总是有很多能说的,有时说到她的晚饭都要误了,他似乎还舍不得停下来说话。他哪里来的那么多话要对她讲呢?他也觉得奇怪,但是,他就是觉得有很多的话要对她讲,很想一下子子全讲出来。但是,那怎样可能呢?需要天长日久才能讲完的话,为什么非要在短短的时间里讲完呢?!所以每一次,他都有点依依不舍地看着她走回屋去做饭,他也一个人回到自我的屋里,想象着,两个孤独的人,一个男人,一个女人,各自做着一个人的晚饭。   教师的一生很苦命。从前的女人,是旧式家庭包办的,没有感情,却因着年深日久而有了亲情,但是,该两个人相扶相携的时候,女人还是把他丢下了。这是什么道理呢?岁月把一个他不喜欢的人,变成了他深深依靠的人,他还和她生儿育女,甘苦与共。而到头来,这个人却又要先离开他,命运到底要一个人怎样才能理解和理解这些事情呢?而此刻,他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感受,他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喜欢一个人的感受了,原先到了晚年了,他,这个苦命的人,才明白原先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的感受啊!!那就是你会一向想和她说话,说天说地,说从前和此刻,说苦说乐,说欢欣和悲凄。。。。。。。。这样说,命运对他是好的啊,到底在他老了,还是给了他一次感情。就象父母给受了很多苦的孩子一点补偿似的。   就这样,他们天天说着,从傍晚的余晖说到天色黑漆漆,然后,他们各自带着一种激动和温暖各自回回到屋里准备一个人的晚饭,天长日久,一来二去,两个人接触越来越多,好感也越来越多。有一天,那没手的女人到园里来的时候,男人在栅栏这边突然说:我这天身上难受,能不能你做的饭给我带上一口?女人满口答应,并且问长问短的关心。男人凄怆地说道:儿女这天又来闹了,为的是要钱,我的命太苦。。。。。。女人站在园边一时不知说什么。男人突然说:你能不能天天都给我带出一口饭呢?女人一下子怔在那里了-----这已经是在他们那个时代活过的人,最直接的表白了----能不能给我也带出那一口饭!那意思是,两口锅的饭,以后一口锅里出,两个人的日子,以后一齐过!!!   于是,他们决定要在一块过了。   在农村里,像他们这种后到一块的男女,也不好意思大操大办的,一般的男方给女方买点东西,两人把结婚证一扯就算在一块过了。有的甚至只把铺盖凑在一处,连扯证的钱都省了。经历过婚姻的人,因为有了各自的子女,就都有了财产意识。在一块过是一块过,可男人的财产还是男人的财产,女人的财产还是女人的财产。人都是现实的。从小的夫妻都有分心眼的,这半路的夫妻更得留着点心眼。所以。男人也没问女人有多少存款,女人也不问男人的家底。只有一样,她开口对男人说:我就想要一枚戒指,别的,就什么都不要了。男人立刻说:行的,行的,我们立刻就到县上去买。他真的立刻就骑上摩托车带着她到县上金店去了。   县上金店里的人一看他们,就明白是后到一块的,推荐的时候,也量体裁衣,推荐了一款不大不小的雕花戒指。店员拿出那枚黄灿灿的戒指。没有右手的女人伸出左手来,旁边的男人看了,明白她没有那只手,没办法自我戴,立刻替她戴上了。到这一刻,男人才认认真真地看了女人那只仅存的手。如果不是风吹日晒的磨砺,那必须是一只真正的纤纤玉手。那手指是那样的长,那样的细,那样的柔,仿佛,那本该是一只贵妇的,戴满宝石的玉手,在风雨无侵的温室里,翻卷着书卷,指间还能滑落悠悠清香。   几乎只因为这一只手,这个男人,或者别的男人,都会有想要保护这个女人的冲动。   男人有些佩服这只纤纤的手,竟然能支撑着一个女人的全部刚强。他对眼前这个女人突然有了重新的认知。他觉得,女人的手其实就是女人的心,无论手是美的还是丑的,一个好女人的手,都能绘出一幅完美的生活画卷。这幅画卷就是女人为她的的男人和孩子缔造的乐园。   事情向着完美的方向流动着。人们见面都要道上几声喜了。   但是,这个男人的几个不省心不省事的儿女,他们又要来阻挠这事情了。十里八村知根底不知根底的老太太,底细都容易挖,但是对这个没有一只手,又从外乡来的女人,他们还真无从下手。最后搅尽脑汁,他们只好造谣了。他们轮流来到教师男人的家里,信誓旦旦地说,那女人是犯了事的逃犯,到处逃窜,在那都不敢长呆。一开始,教师男人厌烦这些儿女的诡计,并不往心里去,但是时间久了,他也觉得心里很嘀咕,是就应调查一下女人的事情,毕竟他是要找一个能过下半生的老伴,多加些留意也是应当的。男人是一个知识分子,他明白调查一个人身份的那些程序,他介口要了那女人的身份证,并且偷偷开始调查。   有一天晚上,女人做了饭,叫男人来吃,饭就是正常的农家饭,可男人很爱女人的手艺。自从老婆去世,儿女也不孝顺,他一个人就没再怎样吃上可口的饭菜了。所以,每一次他来,都要女人给他倒上一盅小烧酒。有滋有味地呷着,两人的关系,真的已经近到像老夫妻一样的随意了。   当谈到了要一张女人老家的介绍信的时候,女人长久地没有说话了。良久,她突然拿起他的酒杯把余酒一饮而尽。男人已经喝了不少了,他觉得自我偷偷调查她,有点辜负了她的心。他就悠悠地边呷着酒,边告诉她调查她的事情。他一再地强调,他相信她没事,是好人,就是为了堵儿女的嘴。   本来有些半醉的女人,神情陡然变得凄然极了。她怔怔地,完全失了态。   男人一再跟她道歉,女人慢慢地神色恢复了。   她突然说,我给你讲一个人的故事,你愿意听不?   不管男人还是很愕然的神情,她却开始讲了:   “从前,有一个小孩,她五岁的时候,因为贪玩,到外村去,被一伙人拐走了,这是一伙到处偷窃的人,他们拐她的时候,以为他是个男孩子,可之后发现竟是个女孩子。他们本来想偷一个男孩子,培养一个新的接班人,可此刻却偷错了。然而也不能把她放回去,那样就暴露他们了。于是他们就把这个小女孩留下了,并且,因为是在初五这天偷的,他们就叫她初五。他们叫初五做饭洗衣,让她在这个肮脏的队伍里委屈地生着长着。偶然的一次,队伍里的头,发现了女孩子的手竟然越长越好,越长越贴合他们这行的标准,于是,最后有一天,他开始教这女孩子偷术了。做这一行,没有天份的人,才热水油沙地折腾,真正的天才,是天生的。只要长得了那样一双好手。小女孩并不需要怎样地练习,她就能轻而易举地完成多么高难的技术。”   男人听着有点迷惘了,可女人的表情并不容许他打断,一向自顾自地说了下去:   “干的时间长了,女孩连学也没上成,简单认识了字,更多的都是社会中生存的常识。她因为长大了,有了自我的思想,她想好好做人了,想好好有个家,就不想再为这伙人服务了,于是她就开始频频装作失手,于是就总是被打被抓,成了派出所里的常客,最后,这伙人最后在一天夜里抛弃了她,跑得无影无踪了。这个长大了的女孩子,因为早已不记得家乡的地点了,就独自一个人在社会上漂泊,她做工,卖力气,什么都干,但就是没有再偷了。之后她找到了一个对象,也是一个普通人,没有什么大本事,却有一颗善良的心,他对她挺好的,一开始他们也是甜蜜的。但是渐渐的,这个男孩子总是找不到活干,生活的波折很多,愁苦之中就染上了酗酒的恶习。眼见得两人的生活没了着落,几乎到了没米下锅的时候。女孩在无奈之下,为了心爱的人,又伸出了那只手去偷了。开始她还骗男孩子说是出去做工赚的钱,可钱来的太容易,那男孩子起初竟然怀疑她是出去做小姐,往死里打她,她没办法,就和那男孩子说了,自我以前是个小偷。本来早发誓不干了,但因为爱他,她违背了誓言,又去偷,只要等他们度过了难关,她保证再不偷。那男孩子一开始很自责,之后就习以为常了,渐渐的,他竟然完全指望着这个女孩子靠偷来维持生活。   女孩子此时已经怀孕了。他对这个男孩子说,她的肚子越来越大了,她技术再好,可大着肚子上街去偷,失手的可能很大。并且一旦被抓被打,怕连孩子都保不住。可男孩的心此时已经变了,他不顾女孩子的乞求,仍然打她逼她去偷。女孩子慢慢地觉得自我的命真是苦,从小被拐,如今又遇到了这样的人。她想,要是没有这一支手,会是怎样的结果呢?”   “那一天,女孩生病了,可男孩喝醉了,他仍然要她去偷。他拿着一把刀从床上抓起发着烧的女孩,用刀尖顶着她的胸口,吼着要她出门。女孩子不肯,男孩就打她,打到她昏死又醒来,撕打之中,她为了夺刀,一下携手刺中了男孩子,那男孩的血立即喷溅而出,但他仍然吼着:“你这个小偷,此刻又成了杀人犯,除非你这手被车轧断,否则,你这个小偷,一辈子都戒不了偷。。。。。。”   “这一句话仿佛惊醒了女孩,她好象下定了决心,要戒掉这偷,所以要先戒掉这手,她拿起桌上一把菜刀,生生地砍下了自我的右手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   男人听到那里,简直惊愕了,他结结巴巴地问着:你,你,这个女孩?   这时,他看了了没手的女人脸上滑落的泪滴。   那天之后,男人的心里又担心又后悔。他甚至怕听到手机响起,手机一响,他就觉得是他托派出所调查女人的事有了眉目了。或者女人晚回来一点,他就觉得她是被派出所抓走了。假如,她当年刺伤的男孩已经死了,那她就是通辑犯。他这么一查,到底暴露了她了。他就害了她了。她东躲西藏这么多年,砍下自我的手,不就是想好好做个正常人吗?但是,他到底要害了她了。可他又期望,当年那个男孩并没有死,而她也根本不用东躲西藏。。。。。。他的心像翻江闹海般不宁静。他到底决定,务必得让她走,让她继续躲,只有躲得远远的,躲到一个任何人不明白她过去的地方,她才能是最安全的。假如有一天,她务必被抓,那害她的人,也绝不就应是他!但是,此刻他们已经有了感情,她能听他的话,离开他再过东躲西藏的日子吗?如果他和她一块躲出去?他又觉得自我没有那个勇气。他在夜里流了不少的眼泪,下了不少的狠心,最后,他决定,狠一点才是对她好。她务必得尽快躲远些。  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,天朦朦黑了,对面走过人要仔细辩论才能认出的光线里,男人来到和女人共有的栅栏边,这时,女人恰好也在园中。男人小声嗫嚅着:“本来,不就应要的,但是,那个价值也不少的,那戒指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   站在园中的女人立即明白了,她立刻走到门口,隔着栅栏,把那只仅存的手伸过去,直指那男人,仿佛一把剑,还有那看不清的目光,男人立刻觉到了芒刺在背。可他还是匆匆摘下了那枚戒指。。。。。。   其实男人脸上的泪早已纵横成灾了,他是流着泪回去的,不这样做,女人怎样能悲哀,怎样能恨他,怎样能彻底忘记他?只有忘记他,她才能离开,走到安全的地方去,继续活下去。。。。。。男人的苦心,只有他一个人明白,而这些,他再也没有机会再对一个女人说了。而今生,他再也不会遇到一个他想说的女人了。   几天后,人们发现,没有手的女人不告而别了。他们把好奇就转移到了男人的身上。必须是两人发生了什么事,伤了这女人的心,那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呢?   以后,就总有人来追问这个男人了。男人却总不肯说,他当然不能说。他的苦不能对任何一个人说。他从前的苦,全都对那女人说了。他今后的苦,不会再有人可说了。他开始疯了一样地想要找到那个女人,到所有的集市,跟所有见过的人打听,可那女人像从未出现地一样,没有任何消息和痕迹。   他的悔不是言语能说出来的了。女人把真相告诉给他,他是绝不能去告发她的。不管她是不是真的杀死了那个男人,不管她是不是一个逃犯,但在他心里,他始终觉得那个女人是坦荡的,而他自我却是委琐的,他辜负了一个对他以心相托的女人!女人把隐藏了那么久的秘密告诉给他,是因为女人已经不再害怕,也不想再去躲藏,就算是死,只要有一个人是真心为她难过,她也无所畏惧。而他却自以为是地深深伤害了她。   他心里总是压了这块石。重量挥不去了。人们渐渐地就把这个没手的女人忘记了,只是偶尔有人提起。然而这个男人的心却越来越挥不去这个女人的影响。这个女人的话总在他耳边响起:“我没了一只手,可靠一只手也照样能过生活,为什么要偷呢?”对的啊,这个勇敢的女人,真的实现了“戒”偷。   他常常地总能在梦中见到她,而她是年轻的样貌,和往日不一样的是,她有一双的纤纤玉手。。。。。。   也许,来生,她会依然有一双纤纤玉手。。。。。。。。   而他,多想,再一次给她戴上那枚戒指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  1. 第一次家长会
  2. 没有父亲的父亲节
  3. 莫名其妙的意思
  4. 什么我的世界却没有我
  5. 谁没有过

本页面《没有右手的女人》的转载信息

本页标题:没有右手的女人 本页地址:http://www.duanmeiwen.com/gushi/27417.html 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,谢谢!
优发国际